海角

【all叶】性别颠倒(7)

▶叶修跟苏沐橙后天性转,作者抛弃了科学

▶应该是叶修中心的文,可以当all叶看,清水暧昧向

▶长篇,码字慢请轻拍

▶私设一定有。没有确切时间,若要订可以当十一赛季叶修终于被认同可以安稳打游戏的回到兴欣之后发生的事


终于给本命发福利了……!总之是,韩叶



19.

  "不去。"

  "诶——"

  叶修沉着脸色摇了摇头,一副抵死不从的样子。苏沐橙歪着脑袋,他套着运动外套,外套下襬外露出的是贴身的深红色泳裤,看起来就像个度假村的大青年,阳光而健康。

  以及,手裡拿着一套红色布料。哦,不是那件小礼服,这布料面积比小礼服还少。那是一套酒红色的两件式泳衣,通称比基尼。

  "秀秀已经在泳池等了,快点吧。"他晃着手上的泳装催促,对边的叶修叹口气说:"沐橙,你去就行了吧,我又不会游泳。"

  "去泡泡水也行呀,不然妳要一整天都待在房间吗。"苏沐橙轻声喝斥,"这家会馆的泳池设备很不错,水疗SPA都有,对身体好的!"


  叶修生无可恋脸:"你想想,我现在如果穿上这东西……"她用手拨了拨对方手上的泳衣。

  "一定很可爱!"

  "……"

  扶着额头,叶修决定拿出杀手锏:"游泳池人可多了吧,我现在这样真的不方便。"

  没想到苏沐橙笑盈盈的迎头痛击:"没有,秀秀说现在泳池就只有她跟小戴还有霸图正副队,反正他们都是知道的嘛。"

  ……更让人不想去了!叶修想自己一定是这几天发生太多匪夷所思的事了脑袋才没转过来,这会馆的人可都是群死宅们啊,谁会没事跑去游泳?!也就霸图那画风!


  她抬起自己一根手指,纤秀漂亮的竖在对方面前,开口:"择一。"

  "嗯?"苏沐橙不解地看向前者。

  "泳池跟晚上的宴会,我去一个。"意指泳装跟小礼服她只会挑一个穿。


  苏沐橙故作沉思的歪了歪头,然后把手上的红色泳衣塞到叶修手中。"那就泳池吧!"他点点头下决定。毕竟当初舞会的设想是如果没什么人知道这件事他就可以跟叶修跳支舞了,但现在不确定变因之多这条路线有些冒险,不如就挑人少的泳池。

  捉着手中轻得彷彿不存在般的防水布料,叶修左手上件右手下件的抓着,来回看了几次,她深深觉得当穿上这东西之后又要再重新认识自己了。

  苏沐橙雀跃的把她推到浴室隔间,带上门前说道:"穿上之后外头套上一件衣服就行了,速度速度。"

  叶修也不管门到底是虚掩还是真关了,视死如归的把外衣都剥了,然后又非常别扭的穿上只遮住重点部位的比基尼。她无意间瞥见洗手台上半身镜的倒影,那是谁连自己都不太认识,整个人就比浴室牆面的白瓷砖多了些血色,黑色长发及肩,发尾调皮地乱翘,她的脸五官依然,就是清秀了几分,小件的泳裤掐着她大腿跟腰,在滚边外挤出了一小团肉,让人忍不住想伸手轻压。

  被红色泳装拢在一块的胸部圆润饱满,阴影线条柔软暧昧。叶修抓了抓后脑,她觉得好像可以接受这样的自己好像又不可以,一瞬间奇怪的感觉不知该如何言表。


  她懒散的晃了出去,而在门口抓着背包的苏沐橙用眼神上下扫了她两遍,张开了嘴又阖上,眨着眼扯过一旁的运动外套给叶修披上。

  "好像有点……"苏沐橙乾笑,"太露了。"他细心的把拉鍊拉到最顶。

  叶修晃着外套下襬露出的两条白腿,不以为意地走向门口。"本质是大老爷们一个,不怕。"

  苏沐橙也没说什么,背上包就跟着出去了,顺手关上了灯。



  "擦!"

  结果刚开门还没看清楚,就先听到一声惊叫。

  叶修皱眉看着蹲在门口的方锐。

  "卧槽老叶,我还想说妳干嘛不穿裤子,这么猥琐。"方锐惊魂未定的拍着胸,站没站像地起身。

  "你以为我想吗。"叶修有气无力地垂着肩膀,"蹲在门口耍什么宝啊你。"

  "方锐要一起去喔。"在她后头的苏沐橙补充道:"泳池。"

  扯了扯嘴角,叶修乾笑:"哦是,方锐大大的泳姿一定也特别猥琐。"

  方大大用鼻孔出气哼了一声,他说:"不跟姑娘家计较!"


  叶修没回话,但苏沐橙想,居然自己发现了方锐微微发红的耳朵,那叶修应该也注意到了。苏沐橙的手心阵阵发痒,他觉得套着外套只是裸露双腿的叶修就足以让方锐耳根发烫,那脱下了外衣后的杀伤力可见一斑。



20.

  "沐橙,这裡这裡!"

  一推开门进入室内,楚云秀的声音就随之飘来,泳池这层非常宽敞明亮,空调也在一个宜人的温度,泳道宽阔的分了好几个,但人真的是非常之少,显得更加冷清。

  苏沐橙应声小跑到楚云秀跟戴妍琦身旁,叶修瞥了一眼那两位女性同胞,她们都身着连身保守的挖背泳衣,这让自己更不想剥掉身上遮盖用的外套了。

  看着凑在一块的联盟妹子们,虽然苏沐橙现在是男儿身,但也不影响他们热络的感情交流,叶修觉得自己还是别硬凑上一脚好了。方锐刚刚嚷嚷着要先去澡间冲个水,现在就自己孤身一人下水也不是不下水也不是,她决定先晃去打扰在隔壁泳道的霸图二人。


  "我我我看到了!真的是女孩叶神!啊啊啊啊!"小戴妹子轻声尖叫着,随带意义不明的喘息跟转来转去的视线。"好可爱!腿好白好直!"

  "小戴冷静点。"楚云秀说着,掬起水泼她一脸。

  苏沐橙乾笑:"等她把外套脱了会更有看点呢。"

  "诶?什么?咦?"戴妍琦揉着湿漉漉的脸问道。"难道叶神穿了很大胆的泳装?"

  "算是吧……"苏沐橙无奈地看了楚云秀一眼,"秀秀那时候跟我说那件滚边很可爱,我也没考虑那么多。"

  楚大大问心无愧:"反正她本是大男人一个怕什么露,扭扭捏捏成何体统。"她挑眉望向半身在水裡的苏沐橙,伸手戳了戳对方紧实的腹部。"倒是沐橙,身材不错呀,跟《爱与麵包的革命》的男主角有得一比。"

  "嘿嘿,大概那个药的发明人觉得都性转了就把身材塑造好一点吧。"苏沐橙吐吐舌头自己按了两下精壮的腹部轮廓,"叶修的身材也很不错喔。"

  "哦——"楚云秀挑眉等待下文。

  苏沐橙眨了眨眼,看着走向另一个泳道的叶修:"四肢细细的,身体有点肉,抱起来一定很舒服,我看了都有点羡慕呢。"

  "啊啊啊啊啊好期待!"小戴把半张脸埋到水裡,嗷嗷嗷的冒着泡泡。"脱!脱!脱!"




  "……"

  "老韩,你不要这样瞪我。"叶修抱着膝盖蹲在水道边,盯着韩文清手指用力地抓着毛巾胡脸。"你这样简直像是水裡抓交替的,挺可怖哈。"

  "妳不是不会游泳。"韩文清声音浑厚乾燥,"来做什么?"

  "这不,陪我可爱的队友来运动吗。"叶修转了转眼珠说道。

  "那需要连衣服都换上?"

  "唔,这个问题就深奥了。"

  韩文清沉默地扫了她一眼,再迅速的抽回视线。

  "可以下来泡个水,舒展身体。"张新杰拿下泳镜游了过来。"或是我们可以教妳游泳。"

  "别了吧,凶巴巴的韩教练跟严格的张教练。"叶修一屁股坐在排水孔边,双腿探到泳道裡随意地打着水。"吓都吓死了学不好。"

  簇拥到小腿肚的水花温度合宜,让叶修忍不住再把脚伸了更多下去。

  "这边的水温控管得很好。"张新杰说道,"不想游的话下来泡泡水也不错。"

  闻言叶修眨了眨眼,想到自己若乾兮兮地回去一定会惹沐橙不开心的,她点点头好像接受了张副队的提议。把双腿抽离水中一丝寒意在皮肤上凝结,她晃了两下站起身来,解开了外套拉鍊。


  "……"

  "……"

  叶修把外套丢进一边的置物柜,转过头就见霸图哥二个盯着自己。她还来不及说什么,就见张新杰点点头对韩文清说:"我说的没错吧。"

  "嗯。"

  叶修皱眉:"什么东西?"

  韩文清:"没什么。"

  她只好不放弃地望向发话者张副队:"说。"

  张新杰移开视线:"妳的三围。"

  "……"叶修想,自己一定露出了这二十来年人生中从没见过的表情。


21.

  叶修先是在泳道沿岸矮下身,折着双腿用手扫了扫眼前的水波。"我要是溺水你们要不计前嫌的救命啊。"

  "当然。"张新杰道,他伸手指了指离此处有一小段距离的后方。"那儿有个暗梯,从那边慢慢下来吧。"


  叶修理解的想真是贴心的设计,心不在焉的起身,却因为太突然的蹲下站起而眼前发花,所以说女孩子容易贫血什么的真不是骗人,排水孔边湿滑的下脚处更是让人无奈一溜。

  意识过来时发现已经没有落脚点了,她像个被人恶作剧推入水中的孩子一样狼狈地跌落下去,溅起不小的水花跟声响。


  在叶修只是撞进水中,还没开始挣扎时就被一双手臂牢牢地圈住,边按着自己的腰,另一隻手托着臀部把她往上提了提,叶修也顺从的抱住对方,像是抓住激流中的救命浮木般紧紧缠住那人的脖颈,然后在紧闭的眼皮终于闪进一点亮光时才颤抖的睁眼。

  韩文清脸色不善,非常不善,黑得宛如烧焦一样。

  "哈…老韩谢啦……"叶修陪笑道。

  "……妳在搞什么。"对方不悦的斥责,张新杰凑过来问没事吧。韩文清想竟然平静了也就准备要放开手,没料到叶修贴得更紧不愿放开,他结实的胸膛都能感受到不停往其蹭着的软肉,那绵绵的触感挤压的抵在身上,肌肤相亲。这些刺激着脑神经只好一再绷紧,这很糟糕,老韩同志吸了口凉气想着。


  "放手,自己站好。"韩文清声音沙哑的按着怀裡的老对手,深刻明白这傢伙儘管是个软绵绵的女儿身也总能掀起各种腥风血雨。

  "等等……!"对方惊叫了一声把脸埋到自己颈侧,他们两人的肉体贴合毫无空隙,连水纹都只能撞上后又被冲开。"我……踩不到地……"叶修的口气带点自嘲的乾笑,好像在讲我不敢放手你看着办呗。


  闻言张新杰望了眼旁边的水深刻度,得,165公分。

  对于会游泳的人踩不到地面不是什么难事,让自己浮起来就好了;但对于从没下过水的,无法脚踏实地的感觉足以让人发狂的害怕,这点连叶修也不例外。


  "妳……"韩文清不着痕迹的叹了口气,扣着对方的腰掰开这颗惹事的黏皮糖,在叶修出声抗议前把她放到旁边的泳池走道上。叶修浑身湿漉漉的坐在那儿,颇有几分我见犹怜的味道,发梢跟主人一样无助的滴着水。

  "啊,真是吓死我了,谢啦……"叶修嚷着,离开水面后外头的温度稍嫌低了些,她缩了缩肩膀。"出师不利啊韩教练张教练。"

  韩文清没理她贫嘴,两手抵着走道地面爬了上岸,扯过一边的大白毛巾给叶修迎头盖上。

  叹了口气,张新杰语气波澜不惊的告知:"离预期还有七趟来回,我继续了。"然后按上泳镜潜了下去。


  叶修看看游远的张新杰,再看看一旁用毛巾擦着脸全身也溼答答的韩文清,水珠沿着硬朗的背肌线条滑下,在黑色的泳裤滚边停驻,她故作没事的移开视线,没有再看下去,因为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去冲热水,别感冒了。"韩文清一把抓起叶修的手臂,三两下给她裹好了身上的大浴巾,只留下两个白嫩的脚掌在外头。

  韩文清留了一个走远的背影给她,叶修摸摸鼻子跟了过去,一路无话的来到澡间。当韩队长要消失在男用隔间的转弯处时叶修开口了。"老韩。"她以为自己会笑,不过她没有。

  韩文清回头给了她一个眼神。

  "呃,如果是我惹出来的话……"叶修难得有些底气不足的模样,她扯了扯嘴角想咧开这尴尬的气氛。"需要帮忙吗……"

  她意有所指,韩文清知道她发现了,他也听懂了。

  韩文清想,不论是以男人的角度来说被女性用全身的热度蹭着,还是以心仪的对象来设想——会起生理反应都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情。


  糟糕透顶。



tbc

评论(24)

热度(3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