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

【all叶】性别颠倒(4)

▶叶修跟苏沐橙后天性转,作者抛弃了科学

▶应该是叶修中心的文,可以当all叶看,清水暧昧向

▶长篇,码字慢请轻拍

▶私设一定有。没有确切时间,若要订可以当十一赛季叶修终于被认同可以安稳打游戏的回到兴欣之后发生的事


喜闻乐见的蓝雨叶



10


  黄少天感到非常,非常的郁闷。

  盘子裡的红萝卜已被他捅得面目全非,嘴裡还喃喃着一长串不用换气的句子,貌似在抱怨什么,这样反常的行为让围成一圈用餐的蓝雨众面面相觑,喻队长终于看不下去而开口了:"少天,不要玩食物。"

  "少天前辈好幼稚。"被现场年龄最小的小卢同志这么一说,黄少天也觉得再不吭声不行了,他把餐具一压响亮的匡一声。"诡异,太诡异了。"眉目间全是理不透的认真。

  "黄大侦探是发现什么了吗。"郑轩有气无力的敷衍他。


  "我觉得,方锐在瞒着我什么事。"如果句子骤然简短得跟常人用词量一般,那黄少天铁定是很认真且用心的在说话。"你们不觉得他这样躲着我看到我就闪完全就是作贼心虚吗,我不过就想知道老叶那老傢伙身体状况怎么样,他怎么可以辜负我好心呢?要是真的病了就说病了我又不会真冲进去打扰人家不得安宁,再怎么说本剑圣的人品都是扛扛的好吗。"

  "所以——"他探深吸一口气打算作结论,喻文州感到了自己眼皮跳了好大一下。"我想老叶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导致他现在不能见人。"黄侦探语重心长:"不过能是什么事啊,长了满脸麻子?面疱?怎么想那没下限的都不会在意这些啊!又不是姑娘家。"

  闻言,喻队长的脸稍稍僵了一下,不过没有人发现。

  某种程度上黄少天说对了一半。


  "啊啊想不透啊——队长队长你有什么想法吗?对了你下午有见到他吧?不会真长痘了不见人吧?"黄少天抱着脑袋往外求助。

  "不知道呢。"喻文州慢条斯理地笑着,随口搪塞:"戴着口罩,没注意。"

  黄少天狐疑的低声咕哝一句"太可疑了"然后又陷入自己的推理世界。如果让少天再这样下去专注于此那被发现也是时间的问题了,喻文州想了想,假借洗手间的名义离席一会。他走到餐厅外的花坛边,迎着夜风拨了电话。


  "喂?"

  "是我,喻文州。"

  电话那头的方锐:"噢噢喻队呀,怎么啦?"

  "想转告前辈,少天已经起疑心了。"喻文州顿了顿,笑着说:"你应该感同身受吧。"

  方锐连啧了几声说你们家那个话痨对老叶绝对是真爱,然后又哼哼两声说自己在吃饭呢晚点才会回去。"要不然这样吧。"方锐提议:"你打电话给韩队,刚刚託他送饭上去了。"

  韩文清送饭?脑中无法构图出这样的画面。喻文州颔首说了一句谢谢就挂了电话,然后拨给了霸图队长。


  电话的基本铃声响起时时韩文清的拳法家小号跟叶修的战斗法师小号各自剩下一层血皮,叶修鼠标一放就甩甩手示意韩队长先接电话。而他喂了一声就把电话递给了叶修。

  "找妳。"

  叶修眨了眨眼接了过来,"喂?文州啊。"

  这女声还是听不怎么习惯,喻文州带着轻笑开口:"虽然前辈应该也知道了,但还是提醒一下,少天起疑了,不见到妳他不会轻易放弃的。"

  先是扫过了房内的霸图三人,叶修悠悠地叹了口气。"好吧。"她说,"要不你带他来找我吧。"


  喻文州的声音明显一滞:"前辈的意思是……"

  "要防着少天可费心了,他闹起来那才真叫惨不忍睹。"叶修手一摊,云淡风轻地说。"反正多一个知道也没差。"

  电话那头的喻文州想了一会,表示理解了,"也是,与其处处设防最后功亏一篑,不如一开始就坦诚省得麻烦。"他顿了一顿,语气听起来是笑着。"毕竟如果这么几天都没见到你,少天会受不了的。"

  "麻烦的小鬼。"叶修笑着哼了一声,切掉电话。


  她再继续跟韩文清刷了几把竞技场,一旁的张新杰看得很认真,对于花样刁钻的战斗法师感到陌生以及让人兴奋,张佳乐也表示出手痒跃跃欲试。


  "够了够了,你们几个轮着打,吃不消啊!"叶修揉着手示意他们停战一会,这霸图一个两个都斗志高昂,若是原来的身体或许还能再多刷上几盘,但……"哥现在可柔弱了,打几场手就痠了。"

  "因为那些精细的微操吧。"张新杰稍稍皱眉说道。

  "想说机会难得多方尝试,想不到消耗这么大。"叶修摆摆手,"好啦都散会,等等要跟一个话多的谈判,让我缓缓。"


  终于把霸图哥几个送走了,叶修躺到床上不知不觉的打起盹来,


11

  竟然都要如实以告了,喻文州想,那么先给自家剑客一点心理建设也好。


  所以本来一脸振奋大步走在长廊上期待终于可以跟叶修PK几把了心情大好的黄少天,在差一点左脚拐右脚的平地摔之后,好不容易稳住身子回头,那个表情难以言喻的精彩转换。

  "前辈变成女孩子了。"这个信息量巨大到直接在黄剑圣脑中超新星爆炸。

  喻文州含笑看他,偏过头等黄少天接受这个资讯,以及回神后要面临的言语疲劳轰炸。


  "队长你别框我我我这么不科学的事别别别、"见对方开始语无伦次,然后低低咕咕不知道在唸什么,喻文州没有听清楚,他笑着说:"这是真的,等等少天就能亲眼见到了。"眼见为凭,是吧。

  黄少天一边絮絮叨叨一边加快了脚步,直到他听到后头的喻文州跟他说少天你走过头了。


  蓝雨队长敲了敲门,一声"前辈,我们来了。"之后,门就从内拉开了。来应门的叶修面无表情双颊蒸红,身上还有不少水气,发梢湿漉漉的,饭店提供的浴袍随意地搭在身上,她一边系着绑带一边开口:"来了啊。"


  "前辈刚洗过澡?"

  "有点累。"

  喻文州欲言又止。


  叶修撇过头看了他身后难得张着嘴半天说不出话的黄少天,不以为然的说:"呦,听说你找我一整天了,现在满意了吗。"

  黄少天瞪大了眼,支支吾吾语塞了半天,视线在叶修脸上打转几圈,然后注意到她浴袍左肩滚边没有拉好,前襟露出了一小片胸前的肌肤,以及让人浮想联翩的隆起造成的阴影。

  他倏地移开了视线,骂骂咧咧的关上门。


  然后就在他理了思绪准备发动那冷却完成已久的连珠长句时,转过头的瞬间黄少天又傻住了。

  他看着他家队长脱下身上的外套给叶修穿上,然后细心的把拉鍊拉到最顶。

  队长队长你做什么呀我还没看够!……呸呸呸不对他在想啥跟啥啊,队上没女性所以饿到这般田地了吗,不过想想刚刚瞧见那线条玲珑的锁骨跟白裡透红的肤色浮现在脑内,黄少天不自觉的嚥了口口水。

  眼睛吃冰淇淋,就是这个意思吧。

  黄剑圣已不想吐槽自己了。


  "做什么呀文州。"拉了拉身上蓝白配色的队服,还沾有对方存留的温度,刚沐浴完这样裹着实在有点热。

  "前辈再怎么说现在也是女孩子,太没警戒心了。"喻文州笑着整了整衣领。

  "哦,那先谢过了。"叶修耸耸肩,无所谓的将过长的袖口往上折了几摺。

  黄少天见这小情侣互动的画面他实在憋不下去了,终于爆发:"我靠我靠我靠不会吧叶修天啊队长说的还真的你居然变成女孩子了——哈哈哈哈俯视你的心情真好!不过你也太不厚道啦居然瞒了一天,我们不是知心好友吗,怎么就只告诉队长呢——"

  "少天,小声点。"喻文州拍了拍自家有点失控的副队。

  "做什么这么兴奋啊,蓝雨没女孩吗?——哦蓝雨还真没女孩。"语毕叶修送给了对方一个嘴角挑起的典型嘲讽笑。

  "你妹!"黄少天怒了,"你好歹也来点妹子的娇柔可爱温柔婉约吧,这么带刺的妹子会有人要吗,体型变小衬得开嘲讽更可恶了!"

  叶修百无聊赖地打了个哈欠,"好啦,看也看到了,还有什么事吗。"

  故作惊讶地眨了眨眼,喻文州好脾气的拍着黄少天,笑着说:"好了少天,前辈要休息了。"


  黄少天显然不领情,随便抓了话题就开口:"队长队长难道你的衣服就要放这?"他指着现在安稳的穿在叶修身上的蓝雨战队外套。

  "嗯?是呀,反正我还有带一件,在房间。"喻大队语气带笑。

  "不是这个问题呀队长这样简直就像是——"

  "男友外套?"叶修顺着接话。

  黄少天红着脸怒骂:"——妳不要脸!"


  "你反应这么大做什么呢。"叶修一脸坏笑的走到床边坐下,撑着下颚打趣地说:"哦,我知道了,因为第一次看见女性穿你们队服,太兴奋了。"

  黄少天简直想冲上去跟她大战三百回合。


12

  "少天,我知道你平常傻愣傻愣的不太靠谱,但事关重大你还是挺有原则的。"叶修忽然用正襟危坐的语气说道,虽然还是懒散的靠着床头。

  "…哈?"黄少天只用了一个音节表达他的疑惑,喜闻乐见。

  "前辈的意思是,这事别让太多人知道。"喻文州笑着补充。

  黄少天扫了这两个能在不同宇宙交流的人,他瞬间莫名的不是滋味。"哼叶修妳还怕难堪啊我也不是不能帮这个忙啦但果然还是要些报酬的不然心裡过不去啊!——队长队长你们该不会都呆呆的不计回报给她保密吧?!"


  "这事要是闹出去可麻烦了,长点心吧。"叶修纠正前言,接着回复后句:"大神们助人为快乐之本呀。"

  喻文州却笑着拆台:"有提出报酬呢,不过还没达成共识。"

  "什么什么?!队长别卖关子!"

  "前辈说可以让兄弟们爽一下呢。"

  "……"

  黄少天觉得这是他有生以来感到最心塞语塞的一天。


  叶修无奈,"别听文州造谣。"她搬过笔电放到腿上,"少天你就当举手之劳呗,剑圣大大最有良心了。"

  "哼,对妳有良心总没好事!"黄少天不屑,"不过妳还真拿这事开玩笑?!有人认真怎么办?"

  "看着办囉。"

  黄少天气急攻心。


  "你们蓝雨也别这么飢不择食呀,再怎么说现在也是一个大叔的灵魂住在妹子的身体裡,别当回事。"叶修摆摆手打发他俩。

  "不行,这样太吃亏了根本做亏本生意!"黄少天不认输,"必须要索取封口费!"

  "……"叶修用看麻烦的眼神睇向他,"我把你们队长的外套还了行吗?还是你要PK?"

  立马被驳回:"不行不行这些太稀松平常太便宜妳了!必须想别的!"也不知道每天喊着PKPKPK的那位是谁,叶修本来就知道黄少天定不好打发,难得抓到了把柄就会连带往日恩怨的勒索一番。


  叶修沉思了一会,起身晃下床,跨了几步走到了黄少天的面前,黄少天愣是没注意的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索大业裡,然后他捏着下巴故作深沉的手就这么被拉了过去。

  黄剑圣平常有在保养的大手就这么陷进了一团软绵绵的触感裡,他张着嘴半天说不出话,连一旁看戏的喻文州都愣住了。


  怎么会有女孩子抓着男人的手就往自己胸部貼的!廉耻呢节操呢常识呢!


  不过一想到这人在这之前以男人的身份活了二三十个年头,而且这人还是叶修,让他两接受也不是不接受也不是。不过这都,不是重点。

  "我靠妳干啥——"黄少天使力一扯马上收回了手,脸红得像煮熟的虾子。他才不承认刚刚还没反应过来时稍稍捏了一下,那手感倒还不错……呸呸呸滚滚滚!

  "给你摸一把,跳楼大拍卖啊。"叶修淡然的说:"费用也收了,记得守信啊剑圣大大。"


  靠!根本强迫推销!黄少天很想这么反驳,但他现在不知为何只能望着自己的掌心,然后不停感受到残留在上面的温度。


  喻文州恢復得比较快,皮笑肉不笑的拉过黄少天,"时间差不多,该回去了。"

  "哦文州绅士啊,本来以为你也要趁火打劫。"

  喻队长勾起一个有礼的微笑:"前辈多心了。"顿了一顿,他把还在发呆的黄少天推往门外,补上一句"而且我希望是由我主动出击你情我愿的。"

  叶修挑了挑眉,决定不搭理他话中的暗潮汹涌,不轻不重的对黄少天喊了一句:"少年,趁热撸一发啊。"


  关上门后,叶修好像听到了对方连珠砲轰的脏話。  

  算了,管他的。剥下蓝雨战队的外套,趴到床上睡觉去了。

  她笑着想,麻烦的小鬼。



tbc


啊....最近有点忙,更新很不稳定

努力挤时间写吧Q-Q谢谢喜欢

不太重要的补充:黄少摸的是洗完澡no bra状态

评论(40)

热度(4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