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

【韩叶】小调怡情(下)


  "老韩,你该不会是有预谋的吧。"叶修发出一声轻叹,低笑:"拐我来密室上下其手。"

  "来找我的不是你吗。"一把抓过眼前宽鬆的文化衫领口,韩文清直勾勾的盯着他,无声的埋下脸,嘴唇相贴。叶修凑前去,下意识收紧了圈住他的双臂,侧过面庞让亲吻更加深入。韩文清的吻有力但不急躁,温热的口腔跟冲进来的舌头一下就把他撞得七荤八素。


  叶修拍了拍探进衣服下襬正在捏他侧腰肉的手,开口抱怨:"进展太快了,亲爱的。"

  韩文清皱着眉剜了他一眼,觉得这个发展没什么不对。

  "这么急着发生肉体关係,世风日下啊。"

  "你情我愿就无所谓了。"韩文清抱起手臂表情严肃的振振有辞,语带不满问道:"你不愿意?"

  叶修暗骂一声,明明他好像才是被占便宜的那个,但老韩这逼问的态度怎么看却像自己不负责任?他捏了捏对方硬朗的短髮髮梢,迎着一张大黑脸回应:"需要点心理准备呗。"

  语气足够云淡风轻,很好。他讷讷的想。

  没承想韩文清突然一句"你不好意思?"弄得他猝不及防。叶修不当回事的垂下头捣鼓牛仔裤口袋,摆弄几下掏出菸盒。


  "放屁。"他叼起菸含煳的回复。

  "这裡禁菸。" 韩文清瞟了一眼桌上的告示,叶修发誓自己有听出那语气裡带着一丝笑意。他撇头不当回事,得意的说:"哥又没点。"

  韩文清仍是那样盯着他瞧,然后结论:"你居然在害羞。"

  "…靠。"低骂一声,这次居然变肯定句了,老韩什么时候这么咄咄逼人了?叶修觉得脑子一热而自己就像个愚蠢的傻子。他晃两下直起身,扯着衣服下襬作势要脱。"做就做,谁怕谁。"


  就在韩文清满意的觉得该适可而止时,叩叩两声有人敲门。


  叶修眨着眼睛整了整衣衫,把椅子推回原位,鬆一口气似的将自己丢进去。他张口准备扯着嗓子喊一声请进,没想到韩文清直接起身。

  这傢伙亲自开门会吓到外头的服务员吧,叶修不以为然的想。结果韩文清是往这儿走来,叶修莫名其妙的看着他,然后眼前一暗。

  帽子又妥贴的盖他头上了。

  老韩意外的细心啊。他想,顶开帽沿时对方已走到门口。


  门外是方才给他们带路的小哥,他笑盈盈的掂了掂手上的托盘:"韩队,这请你们。"是两瓶沉沉的透明玻璃杯,裡头的液体不断冒着气泡。韩文清伸手接过并低声道谢。

  那小哥探头看了一眼装没事的叶修,室内还顶个帽子神秘兮兮的模样让他不经好奇,这样不愿见人的行头,会是哪个明星还是大神吗?瞧两眼那人露出来的下半张脸,无所事事的咬着菸尾。

  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似的,那小哥点点头跟韩文清示意不用客气之后,不知哪来的勇气开口问韩队长:"那个…是叶修吗?"小霸图粉丝狐疑地问道。

  韩文清把饮料摆一旁的矮柜上的动作顿了一下,语气没变多少的嗯了一声。

  闻言那小哥没什么激烈反应,看来也是个明白人,不难接受场上宿敌场下朋友的设定。不过或许是约出来私斗的?脑补到此这位霸图粉便兴致勃勃了起来,咧了一个狰狞的笑跟韩文清说:"韩队,干死他!"然后带上门乐着步子跳回去了。



  "老韩,怎么啦这么久。"听到关门声,叶修有气无力的声音飘过来,"帮他的兄弟要韩大队的签名吗?"

  韩文清冷哼一声,握着俩玻璃杯走了过来。

  "这什么,酒?就说你预谋……"

  "汽水。"

  "哦,不错。"他低头嚐了一口冰甜的饮料,砸砸嘴满意的笑道:"带韩队来消费就是好福利。要是认出我哪位,分分钟把这东西泼我身上。"

  韩文清平静地扫了对方一眼,开口:"他知道你是谁。"

  挑起眉眨巴两下眼,叶修的语气没有表情来得惊讶,他推託:"乔装技能没点上。"然后补上一句"看来不是激进的粉丝,哥运气好。"


  低哼了声,韩文清说:"他叫我干死你。"

  叶修先是敷衍的点点头,满不在乎。然后好似意会到了什么地皱起眉,古怪的瞧了韩文清一眼。他不怎么俐落地收回视线,舌尖被气泡刺得有些发痒。


  "我以前怎么就没发现这话这么猥琐。"他不自在的埋怨,仰起头一口饮尽手中的汽水。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韩文清补充道。


  叶修低声发笑:"老韩,我觉得我醉了。"

  "这只是普通的汽水。"他皱眉应声。"你连这都晕?"

  "就当是这样吧。"叶修像没长骨头似的软趴趴地站起身来,轻浮的晃到韩文清面前,气泡水搔得喉底发痒,他艰难的说:"我没订旅馆,怎么样,好心收留我呗。"

  完全是赤裸裸的邀请,韩文清沉了眼神想着。他脑袋乱成一团,而对方也没好到哪去,耳朵露在乱翘的黑髮外招摇的发红,留宿问题完全是一个幌子,他们都自投罗网。



  韩文清没什么印象他是如何走出网吧领着叶修抵达霸图宿舍的,这个时间人并不多,他把叶修半推半押的丢进自己寝室。

  "居然是单人间,不愧是财大气粗的霸图。"叶修啧啧两声看向孤伶伶的一张床,"咱俩大男人睡这,不挤吗。"

  韩文清不懂了,"不是要收留你?"

  "我天真的以为韩队长要带我去订间旅馆?"他笑着反问。

  "你想开房间?"

  叶修噎了一声,改变话题方向:"睡沙发也行,哥什么地方没睡过。"

  脑中勐然浮现报纸上那张储物间的照片,韩文清暗下脸色,他用笃定的语气下令:"有床就睡床。"

  那位大龄问题儿童妥协的耸耸肩,拖着脚步走到床沿双手垂在牛仔裤口袋裡,低下身一屁股坐出皱褶。"……不太妙啊。"迎着韩文清的视线叶修语焉不详的咕哝一声,半晌才接着说:"整间房都是你的味道,乱怪异的。"

  韩文清觉得叶修发红的脸颊煞是惹眼,他大步迈过去把人压倒在床。

  "喂,我醉了,别乱来啊。"

  "你不是醉了就睡吗?"

  "唉唉你别踏上来…太挤了睡不好啊。"叶修半推半就的抵抗,晃着腿踢了踢韩文清的胫骨。

  韩文清难得的嗤笑,势如破竹的欺上身去。"一上一下就不挤了。"

  操,叶修啐出一句粗口,咂巴着嘴说道:"老韩你耍起流氓来特别有声有色啊。"


  "叶修。"韩文清突然唤了一声对方的名字,叶修抬起一边眼皮瞪他,这个尴尬的姿势真不是交谈的好选择。

  他闷了一会开口:"生日快乐。"

  夹在双臂之间的叶修怔了一下,偏头望向牆上的挂钟,欣欣然的点头,"不错,还没过期。"顿了一顿,伸手戳两下韩文清撑在他身上的胸膛,趁火打劫:"礼物呢?交出来。"

  闻言,韩文清俯身夺走他叫嚷的声音,双唇被来回摩娑弄得湿润,他轻鬆探进其中紧密深吻。直到叶修呼吸失调才离去,分开时洪亮的水声不害臊地响彻耳际。


  那人喘着一张红脸对他吐垃圾话:"我去,都亲几次了,换一个。"

  韩文清提议:"肉体关係?"

  叶修翻了翻白眼,凑上去咬他嘴角。"驳回。"

  被打枪的韩队长不耐的皱眉看向他,这货怎么就这么难搞。叶修哼了两声,好像突然想到什么似的笑了出来。

  "不然这样吧。"他语气带笑,"老韩来唱首生日快乐歌吧。"

  韩文清的眉头皱得像座小山丘,不过他没否定,拉着叶修坐起身来。叶修也知道这是答应了,他乐滋滋地笑着:"我能录音吗?"

  "别想。"韩文清给他一个低沉的回答,好像又经过了一小段挣扎,才转头睇向叶修然后清了清喉咙开口对他歌唱。


  一样的歌词,简单的调子,对方全程笑得一副喜闻乐见。

  如果待会要求英文版的就揍扁他。韩文清面无表情地忖度。


  第四句重複的词结束时,叶修凑上去吻他,不带情慾的轻柔碰触,韩文清能明显感受到那上扬的弧度。

  "老韩,"叶修伏在他身上还在开心的发笑,不留情的评价:"你怎么把生日快乐歌唱得像军歌一般呢。"

  韩文清想果然不能奢望这傢伙能说出什么好话,拧过身接着一个使劲,叶修随即被他放倒在床上,还是笑得一脸欠揍。


  你就趁这时候得瑟了,韩文清想。礼物也收了,万事俱备尘埃落定,老子这就办了你。



fin


过期了…(抽打

就是想写个甜滋滋的韩叶……谁说韩叶谈恋爱一定要剑拔弩张呢!

让我琢磨琢磨肉……几百年没写了orz



评论(13)

热度(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