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

【韩叶】小调怡情(上)

  韩文清眉头深锁的看着彪悍的霸图保安拎着一抹人影朝他走来。

  "我在俱乐部门外发现这傢伙的。"保安音量不大,声音冷冷的。"本来想打一顿赶走,但还是决定带来给韩队处决。"

  韩文清一眼就认出这货了,文化衫牛仔裤,以及那张正从滑稽的鸭舌帽下抬起来的脸,他玩世不恭的笑着打招呼:"呦老韩,这么晚才下班啊,有加工资吗?"

  保安放下他,那眼神看来很想给这位在对家领地撒野还不放尊重点的傢伙来一肘子。"交给你了韩队。"最终他从牙缝挤出了这句话,瞪了叶修两眼,踏着稳重的步子回岗位去了。

  "啧啧,连保安火气都那么大。"叶修拍了拍韩文清的肩膀,懒洋洋的说着,"心理素质过硬才敢只身一人到霸图来啊。"

 "你来做什么。"韩文清扭头看他,自动略过那自夸的圈套。

  闻言,叶修歪了歪头,不甚确定的说:"找你过生日?"

  觑着他吊儿啷噹的模样,韩文清从来也没看顺眼过。"无聊。"他没好气的回道。径自的锁上训练室的门,领着叶修打算从后门出去。


  管他要玩什么把戏,自己从来没怕过的,见招拆招。



  "别跟我说你大老远跑来Q市蹭饭。"

  "这提议不错。"叶修认同似的点点头,"我从下午就没进食了,韩大队请一顿吧。"

  韩文清狐疑的扫了他一眼,"要庆祝生日不在你们兴欣,跑来霸图?"就算这傢伙总爱不按牌理出牌,这也太没逻辑了。

  "零点就开始庆祝了,累得慌。"

  "你这气色我还以为是熬夜抢Boss弄的。"韩文清推了推后门,确定上锁后视线毫不遮掩的刺向叶修眼下的浅青色。

  "呵呵,兴欣众人造反抢我这个大Boss呗。"对方笑着耸耸肩。



  他们相偕顶着不算清爽的夜色走过街角,韩文清带着他随意吃了一顿,叶修也随遇而安的模样,丝毫对吃饭这档事并不如他所说的上心。

  十来年产生的默契隐隐约约地告诉韩文清:叶修肯定是有什么话想说。他在等待时机,或是他还没准备好,或是两者兼具。

  对于自己理出的结论韩队长表示满意,他就等着看这傢伙是要放什么大招。


  "诶老韩。"叶修压下帽沿,谨慎地戳了戳他。"你看对街那俩小伙一直往这儿看,会不会是霸图粉?"

  韩文清隔着墨镜顺着他眼神示意的方向望过去,两个二十初头的年轻人凑一堆讨论着什么,途中还往这边指指点点,然后起了一段小争执的模样,而在迎接了韩文清投来的目光后仓皇的避开了视线交会。

  "可能在讨论把死对头叶修抓去剥皮。"他偏过头说着,语气平淡。

  "你们粉丝真他妈凶残。"叶修似笑非笑的点燃一根香菸,点点的火光勾勒出嘴角弧线。"不怕,我有他们敬爱的韩队长当保镳。"

  韩文清觉得他的说词哪裡不通,这是把对头Boss拿来挡小怪的意思?


  他决定换个话题,单刀直入:"你到底想做什么,有屁快放。"

  这简单粗暴的切入主题明显堵了叶修两秒,他用只能被旁边人听到的音量说,找个隐秘的地方说呗。

  搞什么神秘兮兮的。韩队长本想抓着他的领子低骂一声把老子的话当空气吗,但在扭过头看见垂着脑袋好似有些困扰的叶修,他竟也瞬间没气了。

  能给这傢伙这样别扭闪避的事,到底见鬼的是什么。


  韩文清带着满肚子牢骚跟疑惑或许还有一丝期待,扯过叶修的下臂大步流星的来到一家网吧门口。

  "唉来别的网吧消费,老闆娘知道了还不拆了我。"叶修打趣的说,把菸头捻灭了才懒散的跟了进去。

  结果被韩文清狠狠的压下帽沿,眼前一片漆黑,留在视野的最后一道景色是柜檯小哥看着韩大队长那崇拜的小眼神,他大概也知情了乖乖装聋作哑。



  "韩队,这是⋯⋯朋友?"

  小心翼翼的把新鲜的签名收起来,柜檯小哥领着他们到上层的包厢,随口问了一句。

  "嗯。"韩文清言简意赅的应了一声。

  那小哥见话题终止也不气馁,笑盈盈的转头对叶修说,韩队带你来打游戏呀,真是好福气。

  叶修用半张脸对他笑笑,没说话。

  "唉,这脸怎么有点儿眼熟⋯⋯"


  然后韩文清一把将叶修推到包厢裡,作势要带上门,他只对那小哥点点头,那意思就是:好了回去工作吧。



  叶修不知道对方什么表情,只知道关门的声音传来之后他的帽子也被一把掀掉了,突然的光亮刺得他狼狈的眨了眨眼。

  "网吧不错,就是没咱兴欣温馨。"

  他大咧咧的把自己扔进皮质座椅,看见桌上告示牌的禁烟标誌后责备的眼神飘向韩文清。

  韩文清没理他,兀自的登入游戏,手上几个操作之后拨开一边耳机朝对边的叶修喊了一串号码,叶修勾起唇角回他一个笑容。

  然后他们用各自的小号在竞技场厮杀了几盘。



  再之后,叶修摘下耳机挂在颈后,歪歪斜斜的坐姿方便他探头看了韩文清一眼,指尖点了两下桌面。

  "老韩。"他唤了一声,对面闻言扫了他一眼示意在听。

  "咳,那啥⋯⋯"两腿一晃站起身,叶修站没站相的迈到他身旁。"我来找你也就为一件破事,哥生来好心,就给你点心理准备。"

  韩文清紧蹙着眉努力在他那堆垃圾话中抓住重点,结果稍嫌徒劳无功。

  

  "你到底要干啥?"

  "唉,不打哑谜了。"叶修无奈的垮下肩膀,回身拖过自己的椅子然后左脚压右脚的坐了上去,他扳过韩文清的座椅把手,面对面睇进他的眼睛。"总之呢,我在自己的生日派对中抽中了签王。"叶修嚥了口唾沫,视死如归的闭上眼:"我要对你唱首歌。"

  语闭,叶修深吸了口气掀开眼皮,不意外的看见韩文清丈二金刚的瞪着自己。

  "就这样?"韩大队长不怎么相信。

  "嗯,就这样。"拍了拍座椅的皮质扶手,叶修有些打趣的说:"你还期待什么吗?"

  韩文清看上去有些不爽,没回话。


  "我唱了啊。"叶修有气无力的说。"给点面子,笑了小心哥揍你。"

  我才想揍你。韩文清岔岔的想,把人兜了那么大圈只为了唱首歌?


  越想越没头没脑,过了近十秒对边那人仍是努着嘴没有要开口的意思,韩文清更不懂了,耍人啊这茬?

  "不是要唱?"他没好气的问。

  叶修没回话,吸吐吸吐来回运气了几次,久到韩文清开始思考该不会这老对头是音痴吧。

  "沐橙说要唱出感情。"叶修的表情难见的古怪,"我想应该要先酝酿气氛。"

  回应他的是空调细细的运转声以及韩文清看神经病的眼神。


  叶修眨了眨眼,伸手复上韩文清搁在一旁桌上的手背,突然的接触令他愣了愣,不甚明白的觑向叶修,而对方的表情他说不上来,那向来一派轻鬆欠揍的脸现在包含一点认真、一点别扭,眼光裡闪动着星星点点难以名状的情愫,熟悉又陌生。

  有什么如鲠在喉,骤变的气氛就像叶修真的能如意的操之在己,对此韩文清有些不满,但现在他脑袋一团混乱。

  叶修倾身凑到他眼前,过长的浏海若有似无的扫过,两人隔了约一个拳头的距离,过于陌生的靠近。

  感受着对方手心传来的热度,以成年男性来说略显低温,韩文清想。"⋯⋯你已经掌握了,气氛。"或许还有别的什么,他顿顿的想。

  "嗯。"叶修难得只简单的应了一声,他轻启唇,韩文清或许不是第一次注意到那薄薄的嘴唇有个流畅舒服的线条。

  叶修的声音从他喉间流淌出来,像绢绢细流漫过韩文清的感官,那声线不高亢,刚刚好的清澈适中。

  他是那么唱的:


给我一个吻

可以不可以

吻在我的脸上 

留个爱标记


⋯⋯

  唱了两句在一个尴尬的停顿中,叶修看见韩文清古怪的表情,他以为自己会笑出来,不过他没有。

  晃了晃脑袋,叶修算好拍子继续清唱这首经典又可笑的老歌:


给我一个吻

可以不可以 

吻在我的心上 

让我想念你


  如果要韩文清定义的话,叶修的歌声不难听也不好听,中规中矩的像参加音乐测验的小学生。

  不同的是,叶修沉沉的嗓音中隐晦难明的情动。

  中间几句主歌韩文清没听清楚,或是叶修也唱得含煳,暧昧不明的氛围让他能轻易发现攥着自己五指的掌心热度攀升。


  接下来的一段词韩文清不知为何听得特别深刻,悠悠的这样唱着:


给我一个吻 

敷衍也可以

飞吻表示甜蜜 

我一样感谢你


  韩文清注意到叶修耳尖泛红,上齿含着下唇不置可否。他后知后觉的意会到对方这难得的模样,居然意外的可爱。

  朗朗上口的节拍跟歌词还在脑中跳动,韩文清勐然察觉叶修准备用这犯规的神态继续唱下一段。这不是个好办法,韩文清想,然后凑过去吻他。

  叶修没有避开,他结实的接受了亲吻,像他方才唱的那首曲子一样。

  摩挲般擦过唇畔,韩文清一手扣住叶修下颚,试探性的咬了咬他的嘴角。叶修轻笑一声交换互相的气息,而后不着痕迹的退开。

  "老韩,哥的吟唱就被你一招打断了。"他故作抱怨的嘟嚷,语带笑意。

  韩文清不缓不急应答:"接着还有连击。"

  受够了整首歌点到为止的索吻,韩文清觉得不能再被动的继续,他迎着叶修意味深长的笑脸,再次欺上那道自信满满的唇线。


  "我有点意外。"叶修逮到一个换气的空档,抵着对方总不开心的眉间笑道。

  "关于什么?"

  "嗯⋯其实我没把握能完成任务?"

  韩文清皱眉询问他的意思。叶修轻晃两下头,噙着笑继续说:"对韩文清唱给我一个吻,然后准确的获得一个吻。这是任务内容。"

  "你一直在诱导我?"韩文清不悦的问。

  "唉,别在意细节。"轻哼一声,叶修探出手勾过韩文清的颈项,讨好似的朝他笑着:"至少结局是好的?"

  结局是好的。韩文清敛下眼琢磨这句话,又凑过去含住他玩味的笑声。



  "有时候特别理解霸图的粉丝们为什么那么讨厌你。"

  叶修发笑:"韩队长也想把我剥皮了吗?"

  "不,"韩文清顿了一顿,声音沉入低低的笑意:"我想剥你衣服。"


  叶修的笑容难以察觉的僵了一下。


tbc

 

评论(14)

热度(291)